上海应届研究生落户

上海引进人才,请先学会听说上海话?

对于上海引进外地人才的政策,作为上海人我不反对,因为上海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如果市政府进一步征求市民意见的话,作为一个上海普通市民我建议除了一些必备的硬件条件外,强烈要求加入学习上海话的条件(至少应该听得懂)。成为一个城市的市民,学习当地方言,了解当地历史和风俗,尊重当地文化,是最基本的入乡随俗第一步。

如果引进的外地人才将来从事公共事务方面的工作,不会说听上海话,必须要求上海市民说普通话来进行沟通,首先从服务意识来说已经可以用“缺乏”两个字了。

因为服务本土居民是任何地区公共事务服务的首要工作。现实生活中,上海的公共事务方面非常缺乏用沪语提供服务。所有公共交通,地铁,公交有普通话和英语,就是忽略了上海居民的服务需求---本地沪语。上海人在这时又一次体现了服务全国,服务世界的大气魄。但是任何服务特别需要注重细节,年长的老人们需要上海话更贴心服务,年轻的上海人需要提高上海话的使用空间,上海的文化特色更加需要有上海话的服务。比如香港地铁粤语鲜明的特色就提醒旅客来到了文化不同的城市,也是一种别样的旅途体验。因此提倡三语的服务(普通话,上海话,英语)是对本地居民基本尊重的体现,是对服务标准更加精细的要求。

要求引进的外地人才学说听上海话,还有最重要的目的是杜绝有一批引进的外地人才再而三的反客为主,公然要求上海本地居民不要说上海话这种匪夷所思的恶劣举动。这种霸道无理的要求从社会上杂音已经蔓延到如今上海的媒体公开宣扬。原因是一些被上海媒体引进的外地来沪所谓人才,用自己手中的媒体资源开始大肆攻击上海人和上海话。

有例为证。上海电台990就曾经有播音员断言“上海人说上海话是一种陋习”,要求上海人不要说上海话。近期的《青年报》又有记者严词批评802路的售票员在双语语音(普通话和英语)报站后,一路上再用上海话补充报站的贴心服务。让人更加感到困惑的是837路的司售人员用上海话互相轻轻地交谈也要受到记者的批评。

联想到上海“星巴克事件“,服务完成服务员间用上海话相互之间交流,被一个外地顾客投诉,理由居然是因为她疑心服务员用上海话议论她。虽然调查结果服务员之间只是闲聊而已,完全不涉及到她,但居然投诉也成立了。服务员被要求任何时候不要用上海话说话。

和谐社会里居然存在着这样的莫名指责,即不合情也不合理。任何一个地方居民使用本地方言交流包括少数民族可以自由说本民族语言,是我国宪法赋予的基本人权,是任何人不得剥夺的。在上海本埠媒体上公开指责上海人说上海话,就好比可笑地指责北京人说北京话,四川人说四川话,美国人说英语,严格意义上是一种对当地居民极其不尊重的挑衅行为。

上海人不禁要问:对这种上海给了他发展机会,却反过来完全不尊重上海人和上海本土文化的外地人才,我们上海为什么要引进?!上海的媒体到底是私人发泄愤恨的工具,还是为广大上海百姓服务,倾听传达上海人心声的桥梁?!!

还可以设想一下,内地被引入香港的人才,大多不会说粤语,如果有人敢于公开指责要求香港人不要说粤语,那结果会怎样?

上海具有海纳百川的城市精神,同样也应该要求引进的人才具有同样的气质和胸怀。如果这个人才是如此心胸狭隘阴暗,连本地居民和本地方言都要强烈排斥,又怎么能奢望他们是爱这个城市,愿意为这个提供给他们发展舞台的城市做出贡献,共创和谐上海呢?只能认定这些所谓外地来沪人才来上海唯一目的只是看重上海的机会和福利待遇,所以也不是真正上海需要的认可的“人才“。那上海又何必引进之,去一再上演《农夫与蛇》的现代版呢?!!